第二百三十九章 秋光老小子
书名:神医世子妃 作者:廉水曲锦 本章字数:3351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3 22:26:16

马车走远了,所以七酒看不见。那些灾民们为了争夺一点粮食而大打出手,甚至拼尽全力的去杀人的场面......

何罗对此心知肚明,但她也没有别的办法了。

在危难之中,没有仁能顾得上其他。刚才她要是不使出那样一招,整个车队估计都没了。对她而言表面上是舍小而保大,可对那群撑到现在的灾民来说,无异于是往地狱里洒进一缕阳光。

虽然是希望,但也比完全黑暗更加绝望。

何罗端起茶杯,却又放下,沉默好久才说:“小子,待会儿把你放在茶马道门口,那里应该有赈灾的粥棚什么的,你随便找个人,报上我的名字就好了。我来这里有事儿,带个小孩子不方便。”

虽说何罗想带着这孩子去更安全的地方,可是她是来赈灾,给人治病的,短期内是不会离开的了。

带着一个小屁孩儿去四处奔波给人看病,她是长了几个脑子?是觉得自己这样战五渣的实力还能更废物一点吗?

何罗见这孩子知书达理的样子,还以为这样的安排他不会拒绝。

可是,想像永远过于美好。谢惊华听到茶马道三个字,立马脸色大变,喊着说:“不能去那里!”

不是“别丢下我”,这让何罗有点意外,她问:“怎么?去茶马道怎么了?你没发现这车队上有茶马道的旗帜吗?”

“这,这当然不行!神仙...神医大人,您是由茶马道的人护送来的?”

何罗点了点头,说:“没错啊。”

七酒见这小屁孩话里话外都充斥着对茶马道的排斥,便气不过,说:“你这小屁孩!本侠女就是茶马道内门弟子七酒!你当着我的面说,你说说,茶马道到底怎么了?你这么嫌弃!”

谢惊华摇了摇头,说:“不是嫌弃,神医大人,你们还是别去茶马道了吧...他们,他们不是什么好人。”

谢惊华说话的时候还偷偷看了一眼七酒,七酒当然察觉了,气的差点拔刀!

“为什么啊?!你这小子,把话说清楚!”

“因为,因为茶马道是骗子!”谢惊华怯生生的说:“早在几个月前他们就说要来赈灾,我们所有人等了好久,好多人都饿死了。可是他们却没有来,中途我听到了很多很不好的流言。

具体是怎么回事儿我也不太清楚,但是现在就算茶马道的人来赈灾了,这里的人也还是不待见他们。上次他们来赈灾,大家就冲上去抢了他们的赈灾粮。听人说,只有一点点......

好像,他们还被打伤了好几个人。具替怎样我不知道,我都好久没见过粮食长什么样子了。”

听完,七酒就怒了。

幸好何罗安抚着她,这才让她强行将自己的怒火压制住。

“先别急。”何罗冲她看了一眼,然后问谢惊华,说:“大家要打他们,是因为他们放假消息欺骗灾民,对吗?”

谢惊华很信任何罗,他点了点头,说:“嗯...不过,我所看到的只有这么多。其他说他们的公子欺压百姓,作威作福,这些都是我听说的。现在,茶马道的大门牌匾都被砸下来了。神医,您,还是换个地方去吧。”

“你这小子倒还知书达理的,知道什么是眼见为实耳听为虚。看来他们是遇到什么麻烦了,没关系,师傅,去草昧堂!”

何罗冲外面喊了一声,决定先去草昧堂。毕竟茶马道的风评会被害,草昧堂却不会。

除了白家,草昧堂还收纳了许多民间的草根大夫。可以说草昧堂除了庸医不收之外,什么大夫都收。听说在白家本部,有许多草昧堂的能人异士扎堆,探讨医术。当然,其中的能和异,也包括性格。

何罗去过草昧堂几次,第一次去还是跟在师父屁股后面。现在呢,她自己这些年收过的徒弟都已经供职草昧堂了。

对草昧堂,何罗很久没去了,还有些想念。

但看了看七酒忧心忡忡的样子,便暂时放下自己的兴奋,安慰她:“好了,别愁眉苦脸的,你家大师兄一拳能打死十个你,他不会有事儿的!”

七酒对这个比喻一向觉得不妥,但现在她也没心思跟何罗扯了。叹了口气,七酒说:“神医大人,我说过我又喜欢上你了的!而且大师兄他...我了解他,还有家主。

虽然说他们都武功高强,但他们都是侠士,是绝对不会对食不果腹的灾民出手的。要是和灾民们打起来,他们肯定是单方面挨打的人啊!”

听七酒这么一说,何罗便想了想,然后点点头,说:

“嗯,是我忘了这一点。不过七酒,你也不饿太担心,打不了能跑啊。这其中是有误会的,等过一段时间,灾民们的肚子填饱了,情绪冷静下来了。茶马道再公布事实,这不就好了嘛?”

“事实...明明是被冤枉的,为什么还要多等一段时间?”

“因为现在大多数灾民们都饿的除了找吃的别的都不在乎了,你现在解释这些,对他们来说根本没意义。还剩下一点力气的就能指着鼻子骂两句,那些连一点力气都没有的,听都没精力听。”

何罗正说着,马车便停了下来。

何罗掀开帘子,率先下去了。她站在草昧堂门口,看见草昧堂虽然是大门敞开,门口却一个人都没有。

她觉得有些奇怪,这时候七酒跟谢惊华也下来了,何罗便让七酒在这里等着,当心车队被饿极了的灾民来抢,然后带着谢惊华踏进了草昧堂的大门。

走过了一段无人的路,何罗才渐渐听到有人声。

她跨进院子,便看到原本充满诗韵的大院此时已经是饿殍遍地。顶上扯了一片大油布遮着用作挡雨,让整个院子不见半点阳光。

这里面每两三个人躺一片破草席,或坐或躺的哀嚎不已。这哪里还是草昧堂?这分明就是人间炼狱!

何罗闭上眼叹了口气,这才重新睁开眼睛。

很快,就有人发现了她的存在。一个衣着很不错,但头发油的像是几个月没洗,还顶着个大黑眼圈的人突然幽灵似的飘到她面前,说:

“别送灾民过来了,咱们则合理也没有吃的。你有善心,带这孩子出城去吧。我看你也不是什么穷人,有马车吧?有就赶紧走!想救他救带他出去,别走大门,大门灾民在抢粮。你带他出去,让他要饭都比留在这里等死的好。”

那人似乎连何罗是男是女都没注意,这人一看就是太困了,也不知道突破人类不休息极限没有。

何罗见他走路都是飘的,担心他倒下去,便取出醒神丸直接塞他嘴里,说:“别咽下去,含着。”

那人还挺听话,含了一会儿,精神终于好点了。

看着何罗,便行礼感谢,说:“多谢这位...这位小娘子,你还是快走吧。这里一点粮食都没了。”

“我不是来要粮食的,我是来送粮食的!白雨泽呢?还有秋光那老小子,都哪儿去了?”

“你,你是谁啊?凭什么这么说我师父!”

“你师父?秋光?”何罗突然笑了笑,有点不敢相信,问:“秋光那老小子那点水平,敢收徒了?不错,你叫什么名字?是他的第几个弟子啊?”

不知道是不是太困了产生错觉,萧长禾总觉得这个姑娘眼里流露出来的情绪是慈爱——长辈对晚辈的那种慈爱!

不,不是,这什么情况?

萧长禾还在懵逼着,他身后房间里就骂骂咧咧走出来一个人,二话不说就踹了他屁股一脚,说:“臭小子,欺负你师父老了?连水都不给喝一口!让你端药去,你在这儿把自己给端上了!”

萧长禾被踹了一脚,虽然不疼,但他委屈。

何罗见状,便将萧长禾拽到自己身后,面对着那老小子,说:“秋光,这才多久不见,你都耍起师父的派头来了?”

何罗似笑非笑,萧长禾缩在他身后,总觉得有点乖乖的。但想了想,师父都来了,就让他老人家来解决吧。

这样想着,萧长禾就安安心心的躲在何罗背后,让她先去抵挡一下师父的‘怒火’吧。

秋光刚才还在焦急熬的药怎么没端来,下一秒,他看清楚了面前这个人是谁后,便立马惊讶的嘴巴大张,差点脱臼。

何罗摇了摇头,问:“就这么想我啊?还没问你呢,你什么时候收了个徒弟啊?”

秋光激动的胡子都抖了两下,忙跪下就喊:“师父啊!你总算是来了!”

何罗心说这老小子一把年纪了,胡子都花白了,怎么老是这副小破孩的性子?她想把人扶起来,可秋光却直接抱上了她的大腿。

“师父你终于来了!我好久之前就给京师写信了,可晴好却回信说你去了外藩。你知道晴好的脾气,那孩子只认您,他只听您的话,我说什么他都不肯动您的东西。”

秋光大肆哭诉一番,让院子里没了力气的灾民们都忍不住要来看两眼。何罗只觉得有这么个老小子徒弟好丢人!

她忙说:“好了好了,我这不是来了吗?别诉苦了,给我起来,我带了药,晴好过几天也会来的,你先起来!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